Saturday, 3/12/2016 | 1:37 UTC+0

Archives

Categories

  • 嚴格訓練

    英雄原是血腥間諜的新聞發佈後,在當時引起了巨大的轟動。 一 一戰後期,盟軍攻入比利時。有一天,一支部隊抓住一個行迹可疑的人,他們懷疑 他是德國間諜,可是没有什麼關鍵字行銷證據,無法最後確定。這個嫌疑犯被送到當時著名的反間 諜專家荷蘭人奧萊斯特,平托上校那兒等待審判。 平托上校向嫌疑犯提出一系列問題,那人都對答如流。看得出,這不是一個容易對 付的家伙,他顯然受過間諜機構的嚴格訓練。 他自稱只是個比利時的農民,他所在的村子被炸毁了,他的妻子也被炸死了,他自 己也走投無路了。言談之間,顯出十分傷心的樣子。他回答問題没有露出一點兒破綻。但 是上校憑自己多年的工作經驗仍然感到這個人值得懷疑。他決定采用「尋找破綻,乘懈 可擊」的計謀,對嫌疑犯進行多方測試。先從語言方面入手,尋找破綻。上校是這樣考 慮的:這一地區的比利時人都講法語,如果嫌疑犯真是德國間諜,不管他法語學得多麼 熟練,作爲母語的德語最終還是可能在無意之中流露出來的。 於是,上校開始了對嫌疑犯的語言測試。 他首先在嫌疑犯面前放了兩個盤子:一個盤子是空的,另一個盤子裏盛着豆子。上 校讓嫌疑犯數豆子,每數一粒就放入空盤子裹,而且要出聲念數字。二、 一一、 二一、四 ……」嫌疑犯一粒一粒地數着豆子。當他念到七十二的時候,上校格外認真地品評他的 發音。因爲當地人在説七十一 一的時候,不是用標準的網路行銷法語,而是發一個專門的方言的音, 這樣就能檢驗出嫌疑犯是不是地道的比利時人。但是,嫌疑犯數到七十二時,清晰地發 出了方言的音。上校第一次測試,没有發現破綻。 難道他真的是比利時人嗎?如果不是,他數到七十二的時候,方言的發音爲什麼那 麼準呢?平托上校手托着下巴陷入沉思。「不對呀,那個人的神態總有那麼一點兒不像當 地農1。再説,那雙手也不像種地脚人的手呀。」總之,憑着直覺,他仍然懷疑這個人, 於是決定進行第一 一次測試。

    Read more
  • 狡猾的狐狸

    第一 一次測試仍是語言測試。上校想到一個人在剛睡醒的時候,思維還不能完全清醒, 很有可能不小心説出母語來。因此上校决定在晚上進行測試。那天晚上,當嫌疑犯酣然 入睡以後,上校派人故意在貿協門外放起火來。與此同時,有人在門外用德語告訴嫌疑犯着 火了。嫌疑犯聽到喊聲雖然被驚醒了,但并没有看出他有什麼特殊的反應。不一會兒,又 有人用法嚷嚷「着火了!着火了!」嫌疑犯這才驚慌失措地站起來。平托上校的第二 次測試又失敗了。 「他是真不懂德語,還是裝的?要是屬於後者,這個嫌疑犯也太老練了。難道他真的 練到大山崩於眼前而臉不變色嗎?他要是真的是德國間諜,我一定要設法尋找出破綻 來,我就不信没有攻不破的堡蠱。」平托上校這麼一想,決定對嫌疑犯進行第三次測試。 第三次測試換了 一種方式。在審訊嫌疑犯的過程中,平托上校問過他幾個問題後,就 先把他放在一邊,與旁邊的人聊起天來。上校用德語告訴旁邊的人説,這個嫌疑犯在第 二天就要處決了。説完這話,平托上校就仔細觀察嫌疑,犯的神態。如果他懂得德語,聽 到要處決他的消息,一定會在表情神態方面有所反映。但是,嫌疑犯好像卄麼也没聽懂 似的,連眼睛和喉頭都没有絲毫的變化。這似乎表明他根本不懂德語,也就是説他不可 能是德國間諜。顯然上校的第三次測試又没有找到破綻。但是上校還是不甘心就此罷休。 經過再三考慮,上校决定進行最後的一次測試。如果這次再失敗,只能當場將嫌疑犯釋 放。 第二天清晨,嫌疑犯被帶進上校的die casting辦公室。此刻上校正專心致志地看一份文件,嫌 疑犯進來,他連頭都没有抬一下。看完文件後,上校拿起筆在上面簽了字,這才抬起頭 來看了嫌疑犯一眼,很平靜地用德語説道:「好了, 一切都清楚了。你現在自由了!」 聽了上校的話,嫌疑犯長長地舒了 一 口氣,好像卸下了沉重的包袱,他仰起臉,露 出了掩飾不住的愉快神色,然後就朝辦公室門口走去。剛邁了兩步,他立即警覺到自己 犯了 一個致命的錯誤。他似乎力求挽回,但一切都晚了。狡猾的狐狸在平托上校的心理 攻勢面前終於露出了尾巴。

    Read more
  • 歷史性的電報

    平托上校從審訊開始就一直在設法尋找嫌疑犯的破綻,但前三次測試都没有成功。 最後一次測試,嫌疑犯一時疏忽,終於露出了破綻。這説明人畢竟是有感情的,即使是 再老練的間諜也不可能把自己所有的心情感覺全部掩飾起來。那個嫌疑犯聽到釋放他的 消息時,怎麼能不因爲心裏的極度高興而有所疏忽呢?上校正是用極其高明的僞裝蒙蔽 了間諜,用使之驚喜的aluminum casting消息打亂了間諜的思緖,於是被上校抓住了狐狸尾巴。 一九四四年六月,德軍把最精鋭的部隊和龐大的坦克群調集法國北部加萊地區,準 備與即將登陸的同盟國軍決一死戰。希特勒自以爲獲得了可靠的情報,似乎已經穩操勝 -券。而六月六日那天盟軍的十五萬大軍突然像神兵一樣在諾曼第從天而降。在諾曼第登 陸成功後,盟軍繼續向巴黎挺進,徹底摧毁了德軍大本營的軍事部署。盟軍能成功地運 用聲東擊西的戰術,順利地在諾曼第登陸,是和名叫布律蒂斯的波蘭諜報人員的功績分 不開的。 爲了對德作戰開辟新戰場,一九四四年初盟軍最高司令部擬定了在法國諾曼第登陸 的「堅忍」行動計劃。當時駐紮在法國的德軍實力大大超過了英美兩國登陸部隊的兵力。 如果德軍把兵力集中在諾曼第,盟軍定會遭到傪敗。因此,執行「堅忍」行動計劃取勝 的關鍵,是防止德軍向諾曼第調遣。 爲了迷惑敵人,盟軍采用了聲東擊西的戰術,設法誘使敵軍誤認爲盟軍的登陸地點 在與英國東南部僅有一水之隔的法國加萊地區。盟軍總部決定在英國東南部多佛爾地區 「袈造」出一支擁有一百萬兵力的軍隊。布律蒂斯按照盟軍總部的意圖接連不斷向德國人 拍發假情報。德軍利用布律蒂斯提供的情報繪袈了這支「百萬大軍」的詳細部署圖,并 獲悉這支部隊的番號叫「美軍第一magnesium die casting集圑軍」,由巴頓將軍親自指揮。該軍由英國第四軍和 美國第十四軍組成二十個旅,其中有五個裝甲旅,全部集結在加萊地區的對面。布律蒂 斯還向德國人報告説,他已被任命爲巴頓將軍和艾森豪將軍司令部的波蘭聯絡官。這樣 一來,就使德國人更加信任他。 爲了更好地迷惑德國人,英國人爲實行「堅忍」行動計劃做了大量的精心安排。他 們派出好幾輛裝有電臺的汽車在多佛爾地區迂迴,發出了幾千軍監聽, 還派出飛機轟炸德國兵營,擺出一副要在加萊地區登陸的架勢。

    Read more
  • 公私兼顧

    更有趣的是,英國人還向美國的「古德耶」自助洗衣公司訂購了 一大批橡膠成的假坦克、飛機和大炮,把這些裝 備運到指定地點充上氣。從飛機上俯瞰,真有一種千軍萬馬的氣勢。這一切,都做得天 衣無鏠,使德國人完全確信了他們的判斷。柏林德軍總部司令官約德爾將軍曾在布律蒂 斯的一份電報上批示:「這個情報人員的工作使我們識破了盟軍入侵的計劃。」 就在諾曼第登陸的那天晚上,布律蒂斯還向德軍發了 一封電報:「今天我親眼見到了 艾森豪將軍,他正陪同英王和邱吉爾去多佛爾拜訪美軍第一軍指揮官巴頓將軍。」這真是 開了 一個歷史性的玩笑。英王去英國東南多佛爾之日,正是盟軍部隊在諾曼第登陸之時。 直到六月十日,希特勒仍然相信,巴頓將軍要在加萊登陸,準備與之決戰。而這時,艾 森豪將軍的部隊已經勝利地估領諾曼第地區。盟軍的「堅忍」行動計劃取得了巨大的成 功。不知盟軍勝利的消息傳到約德爾將軍耳朵裏時,他作何感想? 一九四五年七月,歐戰已經結束,惡貫滿盈的德國法西斯頭目希特勒已於四月三十 日下午三時許,在總理府的地下室開槍自殺了。五月八日二十四,時,德國在柏林向蘇聯 紅軍和西方盟軍舉行了正式的無條件投降儀式。歐戰的炮聲雖停了,但硝煙并未散盡。 硝煙在何處?在隱蔽的戰綫上。德國是戰敗了,但該國許多納粹復仇分子仍在暗中活動,許多德國間諜仍在搗鬼。 一天,盟軍最高統帥部的反間諜處收到一張用哥德體寫的一張字條: 「薩德爾夫人是德國人的情婦和間諜。 應當對此事進行調查。該死的叛徒。」 字條没有署名,是匿名揭發信。 當時,反間諜處常常收到這類的字條和信件,有的是出於愛國心,遭受過近五年德 國估領煎熬的群衆,他們認爲自己有義務揭發那些叛徒、間諜;有的卻是打擊報復自己 的仇人;有的卻是「公私兼顧」……反間諜處的奧萊斯特上校端詳着這張字條,它没有 任何奇特之處,從字迹分析,寫字條的人有一定臭氧殺菌文化,句號的圓點外,面加上了 一個小圓 圈,那圓點是隨手點的,不注意,還看不出來。

    Read more
  • 抵抗組織

    ,你妻子太老實了,她没出賣你,是你自己和 面前的本子暴露了你。」他搶過薩德爾面前的賬本,舉在手裹,説:「你没想到豪普特曼 是多麼老謀深算,又多麼粗心。他將每次付給你的報酬,都記在這賬本上了。其實,賬 本也是多餘的,暴露你的是你的經歷。」 「你胡猜。」薩德爾吼着。 「你在被捕時,能跑到樓上同妻子告别,難道蓋世太保有預先通知被捕者的習慣?説 明你預先知道了什麼時間你會被捕。你的被捕,是豪普特曼安排的,并且預先告訴了你。 他説你出賣地下抵抗組織的事被抵抗組織知道了,要收拾你。你害怕了,他便用這個做 逮捕來保護你,以此證實你没出賣seo情報,你是荷蘭反法西斯的英雄。因此,你知道納粹 來抓俶的時間,所以才能到樓上吻别你妻子。豪普特曼所以要告訴你,地下抵抗1織要 收拾你,是要把你趕出家,他的目的很清楚,借此來要挾你妻子,讓她甘願作他的情婦。 所以我説他老謀深算,你中了他的圈套。這是其一。其二,你手上的傷痕,不是香煙燒 的,香煙燒的是水泡,只傷表皮,不會深入肌肉,你那傷深到裏面,是人工用刀子割的。 第三,你的鈔票怎麼來的?當時你在德國,荷蘭也駐德國軍隊,怎麼會用荷蘭紙幣去發 軍餉?難道德國軍隊不發德國的錢,而發荷蘭紙幣嗎?那錢是德國人給你回荷蘭的報 酬。豪普特曼回德國,他便放你回荷蘭。你的謊話只能騙你妻子,騙别人,怎麼能騙過 反間諜處呢?你回來後,才知你妻子爲了你,已失身於人。你很生氣,就給反間諜處寫 匿名信,想借我們的手去懲罰你妻子。但是,你寫信時很匆忙,在句號小圓點外面又加 了個小圈,這是你的職業習慣。

    Read more
  • 一攤稀泥

    爲了便於同逗點分開,印刷匠通常是把句號劃成小圈。你 妻子看信時,已認出了你的筆迹,所以她當時那麼激動……」 薩德看看見自己原形畢露了,冷冷一笑,説:「上校,算你聰明,,你説的都對,我的 確當了德國的天然酵素間諜,但是,屋子裏只你同我兩個人,我不承認,你也,没辦法。」 奧萊斯特説:「我早防了你這手了。薩德爾先生,你看見寫字臺上那盆鬱金香嗎?枝 子都彎曲着。那不是花的重量壓的,而是上面有個麥克風。你的供詞,它早就記錄了。」 説時,他掏了手槍,説:「站遠點,否則我馬上處決你。」 薩德爾頹然倒在椅子上,像一攤稀泥。 奧萊斯特從細微處找到敵人的漏洞,採用突然襲擊的辦法,終於揭露了 一個德國間 諜的真面目。一場面對面的鬥爭,没動炮,没動槍,但依然飄出滾滾的硝煙,透出濃濃 的辦公家具。千古風流人物蘇東坡作品賞析 吳子厚選析 “莫道不銷魂李清照作品賞析 劉瑜選析 相逢何必曾相識白居易作品賞析 鄭永嘵選析 明月松間照詩佛王維詩歌賞析 陶文鵬選析 “戀戀桃花源陶淵明作品賞析 陶文鵬選析 “千年不醒夢紅樓《紅樓夢》賞析 杜奮嘉選析

    Read more
  • 荒漠白雪

    西伯利亞風襲擊著這片冰凍的土地,發出撕裂布疋的聲音,只穿著襯衫的我們, 立刻劇烈地顫抖了起來。我們衝回車上拿辦公桌和頭巾。老人和我們握手,又忽然將頭轉向驢 子的方向。「來跟我一起吃東西!」他說:「來吧!」驢子繫綁在地上的一根木樁上,當駱 駝蜘蛛網般的影子飄過時,驢子氣喘咻咻地跺著腳跳動著。「這隻驢子會怕駱駝!」老人一 邊說,一邊輕輕抖動從驢子鞍袋裡取出的一綑髒布。「這隻驢子是我向庫德族人買的。庫德 族人沒有駱駝。牠是隻好畜生,不過不習慣駱駝。」 他蹲下去,打開袋口 ,取出幾片薄麵包、一罐酸奶,還有一碗油脂。「只有簡單的牧羊 人伙食,」他說:「很簡單,可是很好吃!」他蹲伏在地上,頭還是動個不停,又是點頭, 又是左右晃動的。他撕下一塊麵包,然後將麵包浸在酸奶裡。「吃吧!」他又說了 一次。我 照著他的方式做,可是阿默德卻躊躇不前,而且又點燃了 一根香。「我不餓!」他說。 我問老人,那些駱駝是否都是他的。 「阿拉保佑你,牠們否我的!」他說。「我沒有駱駝!我不可能有駱駝!只有貝都人才 有駱駝。那些駱駝是貝都人的!」 「這麼說,你不是貝都人囉?」 「不是,永遠也不可能是!我是阿拉伯人,不是貝都人。貝都人養駱駝。阿拉伯人只養 綿羊。」 我們吃完東西之後,他便站起身來,在風中輕快地走動。他指著遠方陰沉山脊上一頂孤 立的黑色辦公椅,「在那裡你就可以找到貝都人了!」他說。接著,他彷彿做著臨別的動作似 的,上上下下地跳著,並且從喉嚨裡發出小鳥鳴囀般的聲音。綿羊立刻停了下來,並且轉 向,然後急急地朝我們的方向前來,帶頭的是一隻兇猛且毛髮蓬鬆的羊,長有很寬大的角, 看起來像是埃及公羊神的化身。這隻帶頭羊精力充沛地朝牧羊人的腳猛撲,牧羊 人只得用力將牠擺脫,還一邊呵呵大笑。

    Read more
  • 安那乍族貝都人

    很顯然地,他將這個視爲感情的表現,「你瞧!」他說,「駱駝可就不會這麼做了喲!」 不久,我們停在貝都人的帳棚前面。在純淨的光線照耀之下,畫作中的每一個細部都被 強光完美地凸顯出來。磨損的黑色羊毛長柱之上有棚頂及排水槽,帳棚緊緊地被支索撐住, 在風中顫抖著;一名身體肥厚的婦女穿著黑色的衣服,從一堆屏風隔間東西中拖出一個很重的袋子; 一隻毛茸茸的白色牧羊犬向我們露出尖牙,阻止我們接近那一窩幼犬;小孩子的頭髮上有金 色的光芒,在輪胎做成的一堆水盆旁邊玩耍;兩輛螢光橘色的牽引機;兩個貝都男孩在汽車 下面笨拙地修理車子,看到我們時咧著嘴微笑,牙齒上還沾著黑色的油污。一個身材高大的 男人走過來迎接我們,他穿著很好的駱駝毛披風,頭上戴著沙曼。他的臉被曬成皮革般的 棕色,長得粗眉大眼,眉峰很高,眼窩很深,眼神顯得悲傷,嘴唇噘起,鬍鬚是純灰色的。 和我們握手的時候,他並沒有微笑,他一邊打量我們,一邊露出嚴肅而冷漠的神情。「歡 迎!」他說:「進來我的帳棚裡吧!今天晚上,你們是我的客人!」這些話很神奇,我心 想。帳棚外面雖然有牽引機,可是好客的古老禮法仍然是至高無上的。 帳棚內的會客處以羊毛掛毯清楚地圍起來,火爐裡,駱駝糞燃料陰沉地悶燒著。那個壯 碩的女人匆忙地走進來和我們打招呼,不過並沒有和我們握手,她喊著:「請坐,請坐!別 客氣!」然後拉出幾塊小地毯,還有織得很緊密的會議桌,將它們擺在火爐四周。她從脖子到 腳踝都包著厚重的衣物,可是臉並沒有蒙起來,她的臉上有著靛青色的曼陀羅刺青。我們坐 在火爐邊,主人沙林拿了 一堆尖頭柴枝進來,將柴枝放在駱駝糞上面,然後加了 一點煤油。 「小心你們的腳!」他一邊吼,一邊用拋棄式打火機點火。一陣蘑话雲般的煙從我們當中冒 出來,煙霧逐漸散去之後,我們將冰冷的手攤開在歡迎我們的火焰之上。「只有阿拉是全知 的,可是天氣實在是冷得可以下雪了 ,」沙林說:「柴枝不太熱,可是它比駱駝糞好,而且 現在也只有這個了!」 他坐在一塊地毯上,一群穿著寬鬆長袍的小男孩衝進來,然後跳到他的身上,吵吵鬧鬧 的。沙林有條不紊地泡著茶,然後將琥珀色的液體倒進小玻璃杯裡去。每當有人放下杯子, 他就再次將茶杯斟滿。最後他問阿默德:「這個外國人是從哪裡來的?」 「他是從英國來的。」 「你說哪裡?」 「英國……就是不列顛!」 「那是在哪裡?」 「難道你從來沒有聽說過倫敦嗎?」

    Read more
  • 帕邁拉遺跡

    「有,我曾經在英國國家廣播電台的節目裡聽過倫敦。倫敦的人會講阿拉伯話嗎?英國 國家廣播電台裡的人阿拉伯話都說得很好!」 「你們是屬於哪一個室內設計部落的?」我沒什麼自信地問。 「敘利亞。」 「不是,我是指你的部落。」 「我們是貝都人。你們外國人怎麼可能知道我們有哪些部落?」 「我稍微知道一點。」 「很好。我們是安那乍族人。你知道安那乍族嗎?」 我的確知道。我有一本關於阿拉伯半島部落的「手冊」貝都人與瓦哈比人摘 記,這本手冊是布爾克哈特在一八三一年編纂的,他在書中將安那乍族列爲「敘利亞鄰 近地帶最強大的民族,而且……是阿拉伯沙漠中重要的貝都團體。」 我正置身在敘利亞沙漠的帳棚裡,屬於最後幾個仍然飼養駱駝的一個家族,身邊的這些 人或許是最可信也最具有貴族血統的貝都人。 刃 荒漠白雪 兩天之前,當我在帕邁拉走下大馬士革巴士時,我已經絕望地認爲不可能 在敘利亞找到貝都人了 。我所注意到的第一樣東西是釘在樹上的厚紙板,上面畫著一根彎彎 曲曲的箭頭,指著遠處某樣未知的事物,「歡迎觀光客!」上面這麼寫著。 我一邊低聲輕笑,一邊背起帆布背包,走到季諾碧亞飯店,這是一棟法國殖民時期風格 的矩形建築物,顏色像是格魯耶爾乳! 一般,這間飯店大約築於一九一 一〇年代,當時首批 幸運的觀光客已經開始駕車橫越沙漠到帕邁拉來了 。帕邁拉就位在東方世界最令人印象深刻 的傳統遺跡之中。舊城的面積與設計規模實在是驚人。建築風格凸顯城市的巨大財富及刻意的炫 耀:諸多廟宇巨大的正門及大拱門暗示是要讓巨人進來的。在帕邁拉的建築風格中,我們看 不到畏畏縮縮的東西:力量與自信到處顯而易見,包括高聳的墳墓與大量的科林斯式石柱。 後來,當我從一片倒落的磚石之中走過,也品嘗到了 一九一 一〇年代的觀光客一定經歷過的特 權:在這些遺跡當中沒有其他的觀光客,我可以獨享整個地方。

    Read more
  • 懷疑心態

    當然,除了阿拉伯人以外。在保存得相當完善的羅馬劇場裡,有兩個圓臉的部落男子在 熊熊燃燒的柴火上方烘手,在外頭的列柱街道上,一個身材細長的男孩穿著及地的長袍,狂 奔地追趕著一頭肥尾羊,他躍過斷裂的壁柱、千鈞一髮地掠過石塊。很顯然的,好幾個世紀 以來,牧羊人在這片遺跡中感到無拘無束。在貝夏明神廟的內部聖殿中 遺跡中最大也最有趣的部分,天花板被炊煙給熏黑了 。回教傳到這裡的時候,帕邁拉擴張而 有自信的文明早就萎縮成膽怯的防禦姿態與懷疑心態了 。阿拉伯回教徒拆毀小心建構的石子 與柱子,將貝夏明神廟變成暫時代用的城堡。帕邁拉這個古老的沙漠商隊城市或許曾經誇耀 有過成千上萬的居民,可是第一批徹底調查此地的西方人一六九一年抵達此地的阿勒坡 貿易區的英國商人,發現遺跡裡只住著三、四十戶家庭:「貧窮的可憐人」,他們 的「小屋是用泥巴蓋成的」,這些屋子建在神廟圍地內。 我要離開貝夏明神廟時,冰雹開始落下來。一個貝都人躲在牆邊,在頭巾縐褶當中,他 的臉像是由皸裂皮膚所形成的鑽石,牆邊有兩隻非常低溫的駱駝。我從他身邊經過,他滿懷 期待地把肩膀挺直。「先生,要騎駱駝嗎?這是很好的駱駝喲!」 「這種天氣不適合騎駱駝!」我用阿拉伯話說。 他聳聳肩,放棄了強迫推銷的語調。「快要下雪了 !這裡有兩、三年沒這麼冷了 。阿拉 很慷慨,可是對觀光客來說眞是糟透了!」說完,他又無可奈何地縮回牆邊去。 我在附近的人種學博物館裡避雨,博物館設在一座築有防禦工事的別墅,這棟別墅曾經 是土耳其統治者的住所。一位名叫馬爾彎的嚮導帶我參觀裡面的房間,他的身材瘦長,臉上 總是帶著微笑。房間裡面擺滿了非拉因人〈定居的農民)的農具、珠寶、地毯,他用阿拉伯 話發表事先寫好的講稿,每一項物品都有英語注釋。在「貝都人展覽室」裡,有兩個與實物 同尺寸的塑膠駱駝模型,展示阿拉伯半島北部的傳統駱駝鞍,以及女人在婚禮中所 乘坐的轎子,轎子有很大的弓形側翼,以前是用來載新娘的。轎子被稱爲「以實瑪利之方 舟」,這是根據阿拉伯人一個分支的祖先命名的。傳統上,戰爭時轎子由族長的女兒11她 的頭髮像軍旗一般地飛揚^所乘坐,同時也是族人重整旗鼓的地點,戰士不能撤返到轎子 後方。

    Read more